1月31日上午,特朗普发表了上台后首份国情咨文。

尽管已经有了几天前达沃斯演讲的铺垫,这份长达80分钟的国情咨文的“寡淡”还是超出不少人的心理预期。一方面,他几乎没有谈到贸易保护主义问题和多边外交关系,仅提到中国一次;另一方面,稿件完全超出特式演讲风格,引用了包括老兵、美国英雄,少数族裔等在内的普通人的故事,与其就任时只字不提自由民主的形象大相径庭。

如此克制的特朗普到底想干什么?这份看似平淡无奇的国情咨文背后是否还有其他玄机?

风格

在搞清楚这些问题之前,我们首先得解决一个问题,国情咨文到底是个啥?

在昨天举行的全球化智库(CCG)专家座谈会上, CCG特邀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寿慧生就指出,国情咨文不同于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作为传统,国情咨文是给在任总统一个自我标榜的机会,咨文中的承诺很少能够也很少需要真正执行。

比如,盖洛普就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发现在咨文发布前后,人们对政府的态度基本不会产生大的变化。

有了这么一个基本的认识,再来看特朗普的首份国情咨文,你会发现很多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比如,整篇国情咨文都充斥着传统“建制派”的风格,尤其是开头,花了大篇幅讲述各类美国英雄式人物的故事。一开场,特朗普就提到了过去一年的加州火灾、哈维飓风、拉斯维加斯枪击等事件,然后声情并茂地称赞了很多勇于奉献的海岸警卫、议员、消防员等平凡的小人物,场面一度十分煽情。

这么做的原因也不难想,无非是尽可能地修复共和党的形象,以期在之后的中期选举中争取尽可能多的优势。

再比如,在演讲中,特朗普还一改过去好斗的形象,多次敦促两党合作。“今晚,我呼吁大家搁置分歧,寻求共识,为选我们的人民而团结。”

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刁大明看来,这背后折射的是美国日益严重的“治理混乱”和党争极化现象,是为了争取国内的两党团结的表现。他指出,上台一年后,特朗普所面临的国会环境显然要比之前严峻。“去年12月阿拉巴马州参议员补选之后,参议院共和党与民主党的席位对比降为51:49、共和党仅占‘最小多数’,意味着参议院51个共和党人如果在某些议题上出现‘跑票’的情况就很难挽回,参议院共和党掌控议程的能力处于最低水平。”

然而,特朗普的这一举动显然没有赢得全体人员的认同。就在特朗普发表演讲期间,会场曾多次出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场景:共和党纷纷起立鼓掌,民主党人则冷漠回应。

国内

不过,这并不影响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第一”战略的宣扬。

诚如特朗普在达沃斯上解释的那样,“美国优先”不是“美国独行”,“作为美国的领导人,我会永远把美国放在第一位,就像其他国家领导人永远把他们的国家放在第一位一样”,这次,特朗普也高呼,“这是我们的新美国时刻,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来实现美国梦了”。

如何实现?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税改是一个重要的抓手。

一如之前在其他重要场合的演讲套路,这一次,特朗普依旧将其标志性政绩——税改作为演讲的重要内容。他花费了大段时间,讲述共和党上台之后美国的经济成绩:“自选举以来,我们创造了240万个工作岗位,其中仅仅是制造行业就新增了20万个岗位”、“多年的停滞后,工资水平开始上涨”、“失业率达到了45年以来的新低。股市交易屡创新高,创下8万亿美元的纪录”……

尽管对于这一成绩与特朗普政府的经济政策是否有必然联系,学界尚有争论,但不可否认的是特朗普治下,美国经济正迎来最2010年以来最好的时候。

此外,基建、国防建设和移民等民主党的传统提议,也在咨文中占据了相当的篇幅。

比如,在基建上,特朗普高呼,要将竞选时提出的1万亿美元基建投资增加到1.5万亿美元。“美国是建造者之国,我们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建成了帝国大厦,如今一条简单的道路可能要用十年的时间来获得审批许可,这难道不是一个耻辱吗?”

对此,不少专家表示,成功推行税改政策之后,基建投资可能会成为特朗普今年的首要计划。不过,在现行的减税政策下,美国政府将会怎样应对财政压力,这1.5万亿美元从何而来,可能还是个问题。

不过,在一贯强势的移民问题上,特朗普则展现出了不同于以往的慷慨。他强调,对于那从小被父母带到美国的非法移民,只要达到教育和工作要求,道德品质合格,都可以成为合法的美国公民。其次,尽管声明要终结“连锁移民”,但是他还是花费相当篇幅讲述美国现行移民政策对直系亲属的保护。

国际

那么,专注于国内是否就意味着不过多参与国际事务,或者对地缘政治问题持一个更加温和的态度呢?

情况可能恰恰相反,在寿慧生看来,以往人们对特朗普可能有一些误判,认为他的反全球化口号意味着传统意义上的“孤立主义”,要让美国切断其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往来。但无论是几天前的达沃斯论坛,还是此前系列言论,都证明,美国第一的战略,可能会使其更加在意美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利益得失。

具体到这次的国情咨文,尽管咨文涉及国家战略和地缘政治的部分比较少,明确提及中国的只有一处,更多地方则是含沙射影,但其口气也并不客气。比如,在提到经贸问题时,特朗普强调“我们国家曾经失去了的财富,我们现在正迅速夺回”,“经济退让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我们期待更加公平的贸易关系”,“我们将通过严格执行贸易规则来保护美国工人和美国知识产权”。

对此,专家表示,相较于此前《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赤裸裸地宣称要解决与中国的贸易不平等问题,以及更早之前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等,这次的表述没有点名道姓,更接近于泛泛而谈。但细究其中的表述,其实还是老腔调。“这说明在经贸问题上,美国对中国的偏见,可能已经根深蒂固,值得我们严肃对待。”

对国家的战略定位亦是同理。仔细阅读整篇咨文,你会发现,明确提到中国的地方只有一处,就是称中国和俄国是美国重要的对手(rivals),并认为中国是一个危险因子(danger)。

在寿慧生看来,“中国不可以因为特朗普的某些温和言论而对其报以不切实际的幻想。美国于其他经贸大国的摩擦将是未来的常态。中国必须有足够的心理预期和政策预案。”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在昨天的例行记者会上做了回应,希望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过时观念,正确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同中方相向而行,相互尊重,聚焦合作,管控分歧,维护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海外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