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春节和春晚的闲言碎语

3

家里门窗上的玻璃被擦得跟透明的似的,站在床前往下张望,小区里静悄悄的,几乎不见人影。人们都去哪里了?愣了一会儿神才想起来,今天是情人节的晚上,应该有热闹的地方可去。没有美女约我,我也无人可约,老老实实在家里呆着吧!今天是情人节,明天是春节的除夕,然后就进入狗年了,所以人们都很忙,有情人的忙着过情人节,没情人的忙着过大年。

王朔说过他的成人礼应该是第一次遗精,从那时候起就算是告别童年时代了。我是什么时候开始遗精的不知道,那时候除了学雷锋做了好事写个日记,遗精这种大事儿都不会记录下来。如果问我是从什么时候才算告别童年的,我觉得应该从我不想再燃放鞭炮开始。小时候的我特别喜欢过年,过年就特别喜欢燃放鞭炮。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对于这鞭炮声深恶痛绝了。

中国人习惯上把农历叫阴历。其实,确切地说,不应该这么个叫法。阴历是以月亮为参照物的一种历法,只有埃及的古代历法可以被称为阴历。换句话讲,阴历是古代埃及人仰望星空看着月亮的阴晴圆缺制定出来的历法。农历是中国古人脚踏实地根据在地里刨食的经验总结出来的规律,我们中国人都是农民的后代。

辛亥革命之后,民国政府废除传统农历,改为公历纪元,并将公历新年元旦作为法定节日,号召全国人民过新年。但是,此举遭到了中国人民的无声抗拒。新年元旦,中国人根本没当回事,一如既往的日常生活。这时,有警察上街,强令要求店铺关门,让劳动者放假休息,孩子们穿新衣放鞭炮,嘿嘿,你说这事儿怪不怪?

到了农历春节的时候,家家张灯结彩,人人喜气洋洋,所有的人都不想再干活了。这时,警察再次出动,要求店家开门营业,劳动者继续劳动,燃放鞭炮烟花者被处以罚款。但是,收效甚微,警察们下班之后,脱下制服,换上长衫,到处作揖拜年去了。农历公历之别,元旦春节之争,在民国政府与草民百姓之间,斗了三十年,直到抗日战争爆发,没得年过了,这才告一段落。

中国的农历年,听说在古时候的日本也有人过这个节日,近代明治维新之后,日本全盘西化脱亚入欧,开始把公历元旦作为法定节日。日本人有遵纪守法的习惯,能够做到令行禁止,今天的日本人已经不知道他们曾经同中国人一起同乐过了。但是,韩国人好像还在过这个农历春节,这事儿不知道是真是假。

中国的春节,是农民的节日。中国人严格按照二十四节气劳作生产,一年到头也没个歇息的日子。只有正月初一到十五这段时间无所是事事。杀猪宰羊,吃肉喝酒,燃鞭放炮,新衣新帽,女人们在正月里不动针线活,公婆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这样的喜庆日子,从自古以来到今天,谁想让这个节日嘎然而止,实在好难。

上个世纪中,新中国成立之后,农民工大军涌进中国各大中小城市,改变了中国城市的人口成分。今天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如果往上追溯三辈,基本都是农民出身。新中国的成果之一,就是把城市农村化,城里人都把农历春节作为最大的节日来庆祝。

每逢过年,春运大军颇为壮观,在熙熙攘攘的回家人潮之中,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回家过年,对很多人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朋友问:过个年非得回家吗?有必要非得在这个时候往家赶路吗?讨论了一会儿,没有明确答案,过年还得回家,年不可以不过。在春节之前,我终于赶回到了家里,深感欣慰之余,同时也倍感惭愧。感觉自己在奔跑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起点。

说春节,不能不说春晚,这是中国人春节期间的一道大菜,必须得上,必须得吃。有的人说挺没劲的,每次在过年之前,就嚷嚷着不看央视的春晚,可是每当央视春晚直播的时候,每一个节目都看得津津有味,一个也不落下!回过头来还码评论的文字,对在春晚献演的艺人们百般挑剔,就好像没有一个节目能入他眼神的,我觉得这样做很不好,很不厚道!做人不是不可以二,但不应该是这么个二法。

每年春节前,总有人嚷嚷:假如我是春晚导演,坚决不用那谁谁谁!我靠!都2018年了,说话能靠点谱吗?假如你是春晚导演?你真好意思如此假如!你怎么不假如自己是奥特曼怪兽呢?其实,假如让你的梦想成真,你真的成了安特曼怪兽,你也未必能肩负起来拯救地球的重任。我来晚了!这四个字或许会成为奥特曼怪兽的口头禅。

有人说:年年春晚,春晚年年,一年不如一年,一晚不如一晚!能不能把这春晚给取消了啊?我觉得说这话的人是别有用心是居心叵测,最起码十三不靠谱。三十多年的央视春节晚会,国人的褒贬不一,有人竟以鸡肋喻之。但是,这央视的春节晚会,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里,还会继续下去,去年有,今年有,明年还会有!

在五六个不同的国家里工作和生活过,圣诞节是英语国家里最大的节日,公历元旦是新年的开始。耶稣圣诞也罢,公历元旦也好,我从没有看到过一场类似中国央视春晚的综艺联欢晚会,没有人在圣诞之夜或元旦前夕坐在电视机前,象许许多多的中国人一样,等着很恶心自己的明星们再一次恶心自己。我们始终乐此不疲。

西人的政府不搭类似中国春晚的这个舞台,认为没这个必要,过节就是放假,放假就是休息,你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去。用不着有关部门和有关演员处心积虑地准备什么节目,因为这些国家根本就没有什么文化部和文化局,也没有宣传部和宣传员,纳税人的血汗不养这些玩意。所以也就没有什么讴歌赞颂了,至于为了感动民众而装疯卖傻,冲丈母娘叫嫂子,那是扯你妈的蛋!

中国的春晚是地球上独一无二的,有二的话也是北朝鲜的金家王朝。可以说,春晚是中国特色之一,是中国模式的象征,没有春晚的中国,特色消失,这个模式也就不存在了。虽然每年都有不少的人在春晚之后品头论足,狂贬不已,绝大多数的人所表达的其实都是“假如我是春晚导演”而不是让这二逼的春晚最后终结。

没有春晚的中国,将会出现极其严重的后果,我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最起码在政治上,许许多多的中国人将会失去方向感,因为有春晚的日子过得踏实,他心里有主心骨,就跟有皇上的日子一样,他知道向谁磕头,你让春晚消失了,他连北都找不到了!你还得不厌其烦地提醒他:别跪着,别磕头了,你用不着感谢谁,皇上没了!

每逢春节,从中央到各省市,都推出自己的春晚,貌似百花齐放,争奇斗艳,其实从形式到内容,都一股骚气味,都是特么地在那犯贱!说白了,这是中国有关部门的政治任务。所谓的春晚,不过是以文艺的形式,演绎文化的内容,表达政治的理念。天下一统,歌舞升平,普天同庆,君臣同乐,是中国人追求的一种生活水平和精神境界。春晚在本质上不是献给百姓草民的文艺晚会,它是一个政治宣誓,是一场媚上的焰火礼花!

央视的春晚是我们中国特色之一,它在中国是一个范本,是一个楷模。在除夕之夜,除了央视这台节目,任何一个地方电视台,都不会比它更出色,更精彩。如果有谁说央视春晚不好看,说它肉麻说它无耻说它弱智说它操蛋,我告诉你,这绝不是最肉麻最无耻最弱智最操蛋的,还有更肉麻更无耻更弱智更操蛋的!

看春晚的节目,最不喜欢那些所谓的歌唱家们。这些以歌功颂德为事业的男人女人或不男不女的人们,他们的歌曲并没有在民间传唱的可能,心理正常的作者写不出那么不要脸的歌词,也谱不出那么晦涩的旋律。但是,这样的歌,这样的曲,只要他们唱得出口,成为歌唱家是早晚的事。春晚的舞台上,少不了这些人的身影,我无法记住他们的姓名。

最不喜欢看严重缺乏娱乐精神的节目,有些演员企图感动观众,演着演着自己的脸上都挂上了泪痕,这非常不好,大过年的,挺喜庆的日子,这样矫情没劲。除夕之夜,大家坐在电视机前,不想被教育,不想被感动,不想爆粗口,只想娱乐,能让广大观众娱乐的都是好节目。

郭德纲曾经在春晚的相声被审查后删改后面目全非,给观众的感觉支离破碎有失水准。我们都知道,上春晚的节目都要经过严格审查的,连标点符号也不放过。这个制度非常之操蛋,但是我们都习惯了。说句话过滤三遍,码点字要三改其稿,哪些话语不该说,哪些文字不该写,不用别人审查,我们自己心里也知道,这是经过长期训练的结果。在某种意义上,我们都是在精神上给阉割了的太监。

去年春节的时候,年初一凌晨四点,睡得正好的时候,一个混蛋在楼下放鞭炮,声音巨大,惊醒了我。要不是因为有裸睡的习惯而一丝不挂,我就飞身跃出窗外练丫的了。那天我点燃一支香烟,默默诅咒这个混蛋有五分钟,都是特恶毒的那种,我没有说出来,因为那就不灵了。今天,直到现在,我还没有听到一声鞭炮响。

鬼首天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