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老人,张贴便条:求收留自己!

42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中国天津一名老人韩子成,过去幸免于日本入侵,中国内战和文革。但他却自己无法忍受独自生活的悲伤。去年十二月的一天,这位85岁的老人亲自写了许多便条,上面写着“寻找可以收留我的人。”

下面写着他的介绍“80多岁的孤独老人,体格健壮,可以购物,做饭和照顾自己,没有慢性疾病,我从天津的一家科研机构退休,每月养老金6000元(约合1270澳元)。

“我不希望去养老院,我希望有一个善良的人或家庭可以收留我,可以陪伴我老去,在我死后埋葬我的身体。”

他在一个忙碌的社区公交站附近张贴这些便条。然后他回家等待着。

他说自己妻子已经死了。他的儿子们都失去了联系。他的邻居们都有幸福的家庭,抚养自己的孩子和照顾年迈的父母。

他每天骑自行车去市场买菜,鸡蛋和面包当作锻炼,但他知道他的健康状况一天不如一天。他也知道,他只是中国数千万没人照顾的老人中的一位。

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独生子女政策使中国的人口金字塔颠倒了。根据目前的预测,中国15%的人已经超过60岁。到2040年,中国将近四分之一的是老人。这是一场威胁中国经济和家庭生活结构的人口危机。企业的工作者会减少,因为这一代独生子女需要自己照顾年迈的父母。

2013年,中国政府制定了一项法律。在实践中,数以百万计的“空巢”老人 ,这些老人不与他们的配偶或孩子住在一起的可以受到保护。

韩尝试了多次,但未能找到可以照顾他的家庭。这一次,一位女士看见他在商店橱窗上贴的一张便条,拍下一张照片并张贴在社交媒体上:“我希望热心人能够提供帮助。”

来自一个名为Pear Video的电视工作人员讲述了孤独的天津老爷爷的故事。韩接到了许多来电。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他并没有停止寻找。起初,韩是心里充满了希望。他多年来一直试图让别人听他说话,告诉邻居们他很孤单,他害怕死亡,他不想独自一人死去。

现在人们伸出援手,关心他。当地一家餐馆为他提供食物。河北省的一位记者答应来拜访他。他与南方一位20岁的法律学生建立了电话友谊。

但是当他意识到可以与他共同生活的家庭很难找到的时候,他的心情变得很糟。

1932年出生的他,日本人入侵中国时,他是个男孩;当毛泽东创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时,他是个少年;随后的饥饿年代,是在他的青年时期。他在一家工厂找到了一份工作,遇到了他的妻子。之后他参加了夜校,然后就读了大学。他们的儿子在文革期间长大,这十年的混乱,使家庭和思想分崩离析。“我这个年龄的中国人真的很苦,”他说。

经过这么多年,他的这一代人希望像之前的老人那样变老,生活在一个大家庭中,由儿子和孙子照顾。对于他和其他数百万的老人来说,这并没有发生。这让他痛苦。

他经常跟其他人说,年轻人已经放弃了旧模式,但政府还没有找到一种新的关爱老人的模式。

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人口学教授姜泉宝说,中国现阶段的挑战一是老龄化社会,二是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在变得富有前已经变老了”。

上海复旦大学人口与发展教授彭希哲称,中国疗养院的供应和质量“严重不足”。即使像韩那样能够在养老院买得起房间的人也普遍持怀疑态度。老年人不希望让他们的同龄人认为他们的孩子没有去照顾他们,彭说。孩子们害怕被说成不孝。

韩说,他和一个儿子闹翻了,另一个在2003年移民到加拿大,并不常给他打电话。但他拒绝提供他们的联络号码,他不想让他们难堪。

韩将他的境遇与枯萎的植物相比较。他说,老年人像花草树木一样,如果我们没有被浇水,我们就无法生长。”

但是当看到他的故事的人打电话来确认此事时,他常发起反对政府的长篇大论,并抱怨给他提供的食物。

随着冬季的到来,电话变得不那么频繁了。但是他常担心自己会孤独的死在床上。

韩生命的最后几周仍然是一个谜,这次电话那头没人接听。显而易见的是,这个帮助老人的计划失败了 ,而且这很可能只是其中的一个案例。

韩在他最后的日子试图与外界联系。 2月份时,他开始拨打老年人帮助热线,称为北京爱心传递热线。该行的创始人徐坤创立了防止自杀的服务,尤其是在独居的老年人中。

徐说,老年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往往会变得更加易怒,在最需要的时候推开别人。她说:“家庭和社会很难理解脾气暴躁,随着年龄增长而出现的抑郁症。”韩每周会多次打电话给工作人员,告诉工作人员他的孤独感,并哀叹中国老年人的状况。徐说,他在三月初停止了打电话。

韩还与他的法学朋友蒋静保持联系。韩告诉江青还有另一位年轻人名叫崔的军人,他经常接触并有意收留他。

蒋于3月13日与韩聊天。3月14日,她错过了韩的电话。之后她在4月初打电话时,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他的儿子。她后来才了解到。他说他的父亲3月17日去世了。

在天津,韩的死亡未被人注意。在他去世两周后,居委会对他的死亡消息感到惊讶。五名邻居说他们发现他没有在晒太阳的凉亭看到他,但并没有去他家里看他。

韩的儿子韩昌从加拿大飞来处理他的事务。他对他父亲发布收养通知感到生气,并对报道表示愤怒,并且想掩盖这件事。

韩儿子说,他的父亲一直在撒谎,说老人其实有三个儿子,而不是两个,而且他们把老人照顾得很好。但他拒绝提供他的兄弟姐妹或可以确认其身份的其他人的姓名或电话号码。

他坚持认为他的父亲并不孤单只是老了。 “这样的事可能随时都会发生,”他说。他不想讨论父亲的生活,但确认了他的死亡的一个具体细节,在3月17日韩感觉生病的时候,他给一个未知号码拨打了电话。儿子没有说是谁 – 这可能是军人,可能是想收留老人的人或其他人。

韩最大的恐惧就是他死在床上后,别人才发现他的骨头。但是,当这个时间来临时,他有人可以打电话。并把他送到医院。

他死亡时,他并不孤单。

编辑:Zora

图文来源:The age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