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潘塞·图尼克丨所到之处,千万人为他而裸

2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7月11日早晨,1000多名志愿者模特聚集到墨尔本普拉兰(Prahran)Woolworth超市的停车场,在寒冷的冬天脱去衣服,走进了摄影师斯潘塞·图尼克(Spencer Tunick)的镜头,构成了名为“墨尔本精神”(Melbourne Spirit)的摄影作品。

图片来源: ABC NEWS

这些裸体模特们首先披上了一块巨大的红布,在图尼克的指挥下,走向了场地的中央,他们统一张开了双臂,在薄薄的红布下,可以看到他们的身体轮廓展露无遗。之后,图尼克又要求模特们身披红布躺下,最后,打开红布,将全身都露出。

图片来源: Penny Stephens/AAP

为了防止模特们受凉,这位美国的摄影师很快地结束了拍摄,并且表示自己已经得到了很棒的作品。

大约有12000名志愿者报名想要成为模特,哈维和霍勒成为了被选中的幸运儿中的一员,他们称参与这次摄影活动为“令人难以置信”和“美丽”的体验。

霍勒女士说:“我过去一直在努力解决对身体形象的认识问题,而这次摄影可以帮助我克服对自己不自信的认知,这真的很棒。”

“天气很冷,大约只有九摄氏度左右,但这并没有让秩序变得混乱。”哈维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说。“与各样的人在一起真的很棒,并且我们并没有感觉到不被尊重,”她补充说,“我们时不时会大笑,这时摄影师就会跟我们说’不要笑,保持安静,把手举起来’”。

图片来源: Michael Dodge/Getty Images

图尼克说这些照片想要表达一种“挑衅精神”。他解释说“这不仅是关于一个人如何超越对自己的限制,并且也能触及不同的世界、不同的结果和不同的历史。”

Roshane Wickramathilake曾在他的大学参加过裸体奥运会,他说,为纽约摄影师图尼克当摄影模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很多人对自己的身体感到不满意,这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去感受‘你应该对自己的身体感到满意’”和‘每个人都很漂亮’”,他在拍摄后对记者说。

图片来源:Michael Dodge/Getty Images

斯潘塞·图尼克(Spencer Tunick)1967年1月1日出生于美国纽约州米德尔敦(Middletown),是一名知名的摄影师,以拍摄大型裸体人物照而著名。

从纽约到东京,从墨西哥城到耶路撒冷,图尼克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已经有大约8万名志愿者参与了他的裸体艺术摄影作品,他也因此拥有了“裸体摄影大师”的头衔。但图尼克却从不认为自己只是个“摄影师”,他把自己界定为艺术家,他说,“那些不仅仅是照片,那是装置艺术,照相机只是我用来记录现场的一个工具而已。”

图片来源: Enker/LAIF/Headpress

图尼克的母亲是一名纽约的艺术家。 室内设计专业出身的她是梅西百货(Macy’s )和布鲁明戴尔百货(Bloomingdale’s)的橱窗设计师。在图尼克小时候,他的母亲便带他去了MOMA和惠特尼,并把图尼克介绍给像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和克拉斯·奥登伯格( Claes Oldenburg)这样的艺术家。图尼克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对艺术的热情和天分。他的曾祖父就已在纽约拥有一家大型的摄影俱乐部,他的父亲也继承了家族的事业。“我的家人做摄影的生意,所以我就很自然地把相机作为创作的媒介,”图尼克说,但他依然强调“我是我们家第一个从事艺术的人”。

克拉斯奥登伯格:偶发艺术     安迪沃霍尔代表作:玛丽莲梦露

图尼克从不使用“模特”这个词,他管那些参与他作品的人叫做“人体”。按图尼克的话说,他所从事的是“在公共场所进行的、由很多裸露的人体组成的、临时的装置景观艺术”,而相机只是他用来记录现场的一个工具,有时他还会用上摄像机。

 

图片来源:Google Image

一直以来,图尼克的“裸体造型艺术”就颇受争议。在有的国家,不仅政府首脑支持,而且出动数千警察和军人协助维持秩序;而在另外一些国家,则被认为“有伤风化”,遭到抵制。即便是在他出生的美国,图尼克也曾因为进行裸体拍摄而5次被捕,官司一直打到了最高法院。

图片来源:Google Image

 

开始从事摄影的头三年,图尼克的拍摄都是偷偷进行的,“这段时间我都是躲在一边拍摄的,没有警察发现。”他第一次被抓是在1995年,“我在市区拍一张单人裸体照片时被警察发现,他们就把我拘留了。逮捕我的罪名是我召集人群在公共场所进行裸体拍摄,”令图尼克不满的是,“法律里并没有规定这是违法的。”

“当人们想到逮捕时,通常都会觉得这是我的错,但其实不是,我没有犯法。”“我不认为展示身体就等于是色情、犯罪和死亡。相反,我认为身体在某些情况下可以象征生命、美和艺术。”

图片来源:Google Image

于是,图尼克在继续自己艺术创作的同时,他从2000年开始聘请律师起诉纽约政府,为他打官司。一年后,图尼克赢了,最高法庭甚至立法指定他的行为是合法的。尽管获得的赔偿还不够他付律师费,但这依然让图尼克自豪。“今天,你可以找一个周末的清晨在纽约街头的任何地方进行裸体拍摄,如果有警察问你,你就说,这是为了艺术,他们就不会说什么,”图尼克说,“当然,千万别忘带了相机!”

图片来源:Google Image

如果说现在图尼克所到之处,千万人都因他而裸,可是放到过去,也曾经是他面对的困难之一——招募不到志愿者。在1997年的纪录片《裸体漂流记中》,年过三十的图尼克在美国各个城市街头锲而不舍地派发着传单,希望有人愿意加入他的“裸体造型艺术”作品,然而大多数人看到他后都落荒而逃,即使是在以浪漫文明的巴黎,他也遭到了巴黎人粗鲁地拒绝。

“很难向人们解释清楚为什么在公共场所裸体会跟色情娱乐业没关系,”图尼克说,“但我一直试着告诉他们这些作品是要悬挂在画廊里的艺术品,这很重要。”他说,他希望让每一个志愿者感到自豪,“参加过这个作品的人肯定是幸运的,因为他们克服了自己的恐惧,他们会不停地跟朋友们说这个一生难忘的经历。”

图片来源:Google Image

可以想象,指挥成百上千、甚至上万人在广场、沙漠、公园或者超级市场里脱去衣服,并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无疑是一件很有难度的事情,但图尼克做到了。在每次的艺术创作进行前,图尼克总是站在一个起落架或者吊车的伸展臂上,拿着扩音喇叭对着裸体志愿者们讲笑话,让他们尽可能地放松,希望能呈现出他们最自然的状态。

图片来源:Google Image

如今的图尼克再也不需要上街发传单了,他创建了一个与自己同名的网站,用来接受志愿者的报名。图尼克的粉丝们还帮他建了一个名为“图尼克体验”的网站,在这里,参加过活动的志愿者“现身说法”,讲述激动人心的经历。有时,由于报名的志愿者太多,图尼克甚至不得不从志愿者里一再筛选,减半再减半。

这意味着,对于图尼克来说,他的艺术创作将一直持续下去。

编辑:Yin Yue

图文来源: ABC News、Herald Sun,悉尼早报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