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员邓森否认向中国富商黄向墨通风报信

78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去年,参议员邓森在承认由黄向墨公司支付其法律费用账单之后,辞去了工党前排议员职位。

费尔法克斯媒体11月29日报道,去年十月,在邓森辞去前排议员职位后几个星期,他在黄位于Mosman的豪宅拜访了黄向墨。报道说,参议员邓森警告黄,他的电话可能被窃听。并说工党领袖肖顿在邓森和黄向墨会面不久后就通过途径警告邓森,澳洲安全情报机构ASIO对他有顾虑。

在今天上午发表的声明中,参议员邓森说,他从来没有得到任何安全机构的通报,也没有收到关于任何事件的机密信息。

他说:“我从来没有传递过任何受保护的安全信息,我从来没有拥有过任何受保护信息。

“而且,正如我之前公开声明过的那样,我总是会遵守任何安全规定。”

“除了告诉黄先生记者传播的闲话外,我拒绝接受任何其它指控。”
总检察长布兰迪斯和外交部长毕晓普要求参议员邓森详细解释他与黄先生的来往。

“如果今天上午在费尔法克斯报纸上发表的指控是真实的话,那么参议员邓森对澳大利亚的忠诚度,以及他在多大程度上受到外国利益的影响,都有严重的的问题。”布兰迪斯说。

毕晓普表示,如果费尔法克斯报道的事情属实,邓森的工作将无法继续。她说:“他必须回答这些指控,因为如果这些指控准确的话,表明邓森违反了澳大利亚的国家利益,违背澳大利亚国家安全的宗旨,这将使他的参议员职位站不住脚。”

工党领袖肖顿发表声明说,他“不相信邓森应该接受关于国家安全的调查”。

肖顿说,他已经和邓森谈话并警告了他。

“邓森再次证实,他没有传递任何保密信息,因为他不拥有任何保密信息。

“我已经向参议员邓森明确表示,他的判断受到质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我当然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邓森说,他之前解释过与黄先生最后的会面是要告诉他,他不认为两人今后应该有任何联系。

“我认为这应该是一个需要面对面说明的事情。之后我个人和我的办公室就没有与黄再有任何联系。”

网络安全部长丹 特汉Dan Tehan表示,肖顿和邓森需要回答一些“严肃的问题”。他告诉SBS World News,无法证实黄向墨是否受到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的监视。

黄向墨以前否认了关于他试图影响澳大利亚政客的说法。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