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台湾民进党地方选举溃败

47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24日晚间结束的台湾地方选举,执政党民进党全线溃败,再一次松动台湾既有的政治版图,也预料将影响2020年大选的布局。

民进党在四年前,改变全台22县市地方首长的蓝大绿小局面,一口气赢得13个县市,但这次地方选举却仅守住6个县市,甚至丢失如宜兰、高雄等长期由绿营执政的首长席次。至于寻求连任、无党籍的台北市市长柯文哲,上次选举与绿营结盟,这次少了民进党的“礼让”,最后仅以3524票小幅领先国民党籍候选人丁守中,从得票率来看,国民党仍守住了台北基本盘。

至于在县市议员的投票上,民进党也以238席败给国民党的394席,民进党等于从地方首长到地方议会全面大败。

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民进党雪崩式败选,遭遇至少10年来最大挫败,外媒报导,蔡英文的执政能力与2020年连任之路将因此埋下变数,北京领导人也将冷静下来。

九合一选举民进党惨败,外媒报导,除了薪资成长陷入停滞以外,蔡政府面临军公教年改、一例一修等改革的冲击,部分选民抱怨未受其惠,更对两年来两岸关系恶化提出质疑。

伦敦金融时报(FT)报导,英国诺丁汉大学台湾政治专家苏利文表示,蔡英文带领民进党到2020年总统大选的能力出现一大问号,改革政策跌跌撞撞,经济成长动能疲软,北京对蔡政府也冷处理。

彭博资讯则报导,蔡英文总统任期还有18个月,虽然丢掉几座城市不会直接影响她的执政能力,但这次选举让国民党士气大振,民进党党内反对势力的声浪也可能转强,他们希望蔡英文放弃对北京采取温和立场。

台湾周六这场选战也导致蔡英文2020连任之路遭遇不确定性,虽然民进党仍掌控立法院,但地方政治人物也是动员草根支持群众的关键。

元大宝华综经院资深政治研究员荣沛芳表示,2020年蔡英文恐怕会遭遇严峻挑战;受年金改革冲击的公务员可能会动员起来反对民进党。

民进党兵败如山倒也可能令北京感到欣慰,静待蔡英文结束任期。淡江大学教授黄介正指出:”显然民心已变,北京可等到2020年总统大选后。”

北卡罗来纳州戴维森学院教授任雪丽说,选举结果虽不会促使蔡政府调整在两岸方面的做法,但可能会让北京冷静下来。对北京而言,最糟糕的局面是国民党完全瓦解,且台湾选民通过”正名公投”,但这些都未发生。这次以”台湾”取代”中华台北”名义参加国际赛事的公投未过关。

面对选举挫败,身兼民进党党主席的蔡英文,以及总统府秘书长陈菊、行政院院长赖清德在第一时间接连宣布辞职以示负责,但后两者已获得慰留。

不少分析将民进党在地方选举的失败,认为是民意对中央提出不信任票。蔡英文上台后,接连推动军公教人员年金改革、修改劳动法等政策,前者冲撞中年一代与保守人士的退休金饭碗,后者引起年轻进步世代与劳动团体的不满,两年前蔡英文喊着进步价值上台,但最终却进退失守。“蔡英文没有达到民众对一个完全执政政府的期望,”美国内华达大学(University of Nevada)拉斯维加斯分校学者王宏恩说。

事实上,这次选举过程和结果,也令不少政治观察家感到意外。

国民党:“没有期待的胜选”

首先,是国民党不只胜选,而是取得“全面”大胜。国民党籍台北市市议员徐弘庭在电视节目上形容,国民党这次是“没有期待的胜选”。

这次地方选举的焦点,原来集中在台北,但愈靠近选举日,南台湾高雄市的选战却异常火热。

1998年代表民进党出征的谢长廷,以极微小的票数差距领先争取连任的国民党籍市长吴敦义,自此,绿营长期执政高雄20年。 但此次国民党籍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却改写高雄的政治版图。

事实上,这次地方选举与统独意识型态的关联不大,韩的出线,反应的是台湾内部的城乡差距与社会经济问题。

韩国瑜原担任台北农产公司总经理,自称“卖菜郎”,非传统国民党精英党员,出身眷村、讲起话来夹带草根味,竞选期间,猛打“经济牌”,呼喊要让在外打拼的高雄子弟“北漂”回家,没想到竟在短时间内刮起“韩流”,甚至产生外溢效应,带动其他区国民党候选人的声势,被认为“一人撑起全党(国民党)”。最终他也以大幅度票数击败对手,代表国民党取回高雄。

除了地方政治版图大变,一并举行的公民投票结果,也显示台湾内部文化的高度碰撞。

保守势力反扑公投

自2004年起,台湾曾举办过6次公民投票,全由政党发动,但最后因为通过门槛过高,6案都未通过。

去年12月,台湾立法院修改被民间戏称为“鸟笼”的公投法,大幅降低公投的提案、连署与通过门槛,使得台湾中央选举委员会在今年一口气收到37项提案,最后10案成立,多由民间社会团体提出,内容横跨能源政策、性平等教育、同志婚姻、台湾参与冬季奥运“正名”等10大主题,宛如一场大型的民意调查。

这也意味着参与这次投票,台湾选民的手上除了要投3到5张地方选举的选票,还有10张公投票,项目之多,为台湾选举历史之最。如此也拉长了投票时程与排队队伍,还形成台湾选举史上的奇观,过了下午4点截止时间,一边有投票所忙于开票,一边仍有民众等待排队投票。

公投案的投票结果显示,国民党的三个能源议题公投案、与反同志婚姻联盟、拥核团体的提案,全部顺利通过同意门槛。而支持以“台湾”为名参加冬季奥运、以及支持婚姻平权的公投案,则因不同意者超过同意票数,最终未能通过。

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暨政治系副教授余振华观察,由于公投的宣传期短,民众对于公投议题不了解,主要政党也没有大力用公投票来动员,“这次公投和地方选举的连动性并不大。”

而从公投的讨论过程和结果来看,更看出台湾政治不能再只关注蓝绿之分,社会价值与文化分歧也成为严重的分裂点。

做为在台第一届陆生的王莉(化名),从旁观察台湾选举七年,对此次的公投结果感到意外。去年,台湾大法官已宣告台湾《民法》“未能使同性别二人结合”,违反《宪法》保障的婚姻自由与平等权,但根据这次公投结果,多数民众却反对将同性婚姻纳入《民法》。“你以为(台湾)一步一步都在往前,但保守的反扑也出人意料的快。”

地方政治反转,加上社会对文化价值的高度分歧,如何修补裂痕,将成为2020年台湾大选候选人的严峻挑战。

 

综合新闻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