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购抢走了本地奶粉吗?澳洲华人们如是说

34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毋庸置疑,婴儿奶粉代购已成为澳大利亚社会被广泛关注的现象之一。

ABC近期展开的一项调查报道披露了阿德莱德中央商务区Rundle Mall一批奶粉代购者的行迹:他们彼此通过手机交流奶粉库存情况,反复进出超市买入奶粉——这是为了突破超市每次限购两罐婴儿奶粉的上限。

九号台的报道中直接抛出数据称,目前在澳大利亚有大约40万名代购在Woolworths和Coles超市等商店抢购婴儿配方奶粉,随后转售给中国买家。该报道中还采访了连接零散代购的Access CN公司的负责人Livia Wang,据Livia Wang 说,“每天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运往中国的包裹多达2-3万。”

一边厢是如此“疯狂”的抢购潮,一边厢是部分热门奶粉时常断货,这些报道中所揭示的现象无一不指向了同一个问题,那就是:是代购抢走了本地奶粉吗?

据2016年澳大利亚统计局人口普查数据,目前在澳大利亚共计有120万华裔,他们是如何看待这一现象的呢?

SBS普通话节目的一些受众通过社交媒体发表了看法,不少人认为确实是代购令澳大利亚本地的奶粉供应出现了短缺。

网友“Rafale” 认为,“代购只买超市零售的,无论超市上架多少都会被扫空,中国的需求在那裡,这破坏了超市本来服务分配零售产品给社区的功能。”

而网友“李秀辰”则表示,“奶粉总供应量和柜上存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代购是以牺牲澳洲人购买奶粉便利性为代价的,没有什么正当性可言。”

而另一种观点则是:代购自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大众与媒体更应去反思造成澳洲奶粉短缺的“真正”的原因。

网友“Bill”认为,代购之所以被广泛关注,是因为“在最前沿,撞在枪口上”,他认为“最(应被)反对的应该是奶粉厂家,不是代购”,网友“俊荣”则表示,“更多的是媒体的炒作而已”。

事实上,Woolworths等澳大利亚公司在天猫商城都开设有官方旗舰店,一罐爱他美白金三段或A2白金三段的定价在250元人民币左右,与澳洲代购们的报价并没有太大差别,且供货充足。为何中国消费者依然选择个人代购的方式来购买澳洲奶粉呢?

网友“Rafale”认为代购受到追捧的“因就是三鹿”。

2008年,中国爆发三鹿毒奶粉事件,很多食用三鹿集团生产的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随后在其奶粉中被发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根据官方数字,当时因使用婴幼儿奶粉而接受门诊治疗咨询且已康复的婴幼儿累计达39,965人;三年后的2011年,中国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调查发现,仍有7成中国民众不敢买国产奶。

 

 

SBS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