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翅禁令在美受阻 在多个州成为难实施的纸上禁令

1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PICT0097 by 叶宁, on Flickr

如果你身在洛杉矶,可能会心血来潮地花16.95美元从中餐馆“贵宾楼”那儿点一份鱼翅汤外卖。

但其实这是违反当地法令的。加利福尼亚州是12个禁止售卖鱼翅的州之一,这些州希望借此遏制鲨鱼数量下滑的势头,阻止切割鲨鱼鱼鳍这一行为。早在2000年,美国所有水域就禁止切割鲨鱼鱼鳍。

一位自称是“贵宾楼”老板兄弟的人辩解称,线上提供的菜品列表有误,该餐饮公司并未提供这道菜肴。

切割鱼鳍这一概念包括在海船上生切鲨鱼鱼鳍,并将其余残骸抛掷大海,失去鱼鳍的鲨鱼无法游动,沉入海底,呼吸困难,大多死于失血过多,或被其他捕食者吃掉。

“毫无疑问,这是我见过的最残酷最恶劣的残害动物行为。”名厨Gordon Ramsay在关于捕鲨工业的电视纪录片中说道。

每年,总部设于华盛顿特区的非营利性组织“动物福利协会”都会不断声援国家颁布鱼翅禁令,并持续更新那些提供鱼翅汤等菜品的餐饮店清单,将之提交给相关州府的执法部门。

但据该协会调查发现,至今为止,12个州中至少有10个州尚未要求任何餐饮店因售卖鱼翅而歇业。

在过去的两年里,至少有5份涉及禁止鱼翅贸易的议案被提交给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但5份议案全都未能通过,鲨鱼在美国的命运仍是一片惨淡。

环保组织“野生动物救助”旨在降低人们对野生动物制品的消耗,该组织的执行总裁Peter Knights介绍,很多国家都没有对鱼翅产业进行管理。在某些活动家看来,如果美国通过了鱼翅禁令,那么其他未禁止鱼翅贸易的国家将会加大捕杀鲨鱼,这对提振全球鲨鱼数量并没多大益处。

由于过度捕捞以及鱼翅消费拉动的需求,全球鲨鱼、鳐和银鲛总数的四分之一正面临着严重威胁。2012年的一项研究称,科学家在全美收集的鱼翅汤样本中发现了8种鲨鱼的DNA信息,其中包括濒危的路氏双髻鲨,以及易危的灰鲭鲨和白斑角鲨。

鱼翅汤在亚洲国家一直是高档美食,相传中国鱼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宋朝的某个皇帝,目的无非是为了彰显他的权威和财富。在中国,鱼翅与鲍鱼、海参以及鱼鳔统称为四大美食。

如今,鱼翅成了婚宴上答谢宾客的高档食材。制作鱼翅汤的工序包括煮沸鱼鳍,刮除鱼皮和鱼肉,留下软骨,再撕碎后放入汤中。

在美国颁布鱼翅禁令的那些州,人手不足成了执法部门的一大难题。有些人还说涉及鱼翅禁令的案件很难处理,因为鱼翅贸易大多藏于地下,跟毒品交易有些相似。

“我知道他们在搞事情,但却无从下手。”旧金山海产管理部的负责人William O’Brien说道,“这种事非常隐蔽,可不是光天化日下向民众售卖那么简单。”

此外据数个执法部门介绍,因违反鱼翅禁令被判处的罚金和拘留大多力度不足,这反倒助涨了违法行为的势头。

Knights认为,若美国颁布鱼翅销售禁令,那将是前进道路上的重要一站,因为那是杜绝贩卖与消费鱼翅的明确信号。反之,只要鱼翅销售得不到遏制,全世界所有鲨鱼都将持续承受生存压力。

但佛罗里达州萨拉索塔的“莫特海洋实验室”的鲨鱼研究中心负责人Robert Hueter辩驳道,已颁布鱼翅禁令的这些州在执法上暴露的困难为我们提了醒,全美范围的鱼翅禁令只会逼迫鱼翅交易更深入地下,就像旧金山那样。

执法困境

加利福尼亚州的亚洲人占到全美的三分之一,是亚洲境外消费鱼翅的主力人群。

2011年,加利福尼亚州通过了鱼翅禁令,旧金山海产管理部的William O’Brien说他当时颇为振奋,他早已列好了受监控餐馆的清单,只待禁令实施的那一天。

禁令通过后不久,O’Brien及其团队就收到了针对某供应商的举报信息,他们从旧金山湾附近的某个仓库收缴了近千公斤重的鲨鱼鱼鳍。据估计,其售价至少有50万美元。该案的被告Michael Kwong是鱼翅批发商,同时也是鱼翅禁令的反对者,其家族从事鱼翅交易已延续了四代人。他对违法行为供认不讳,当时的判决记录显示,他为此被拘留了30日,缴了罚金,以及被判罚3年缓刑。

然而据O’Brien介绍,随后再也没有有效的线索。他猜测餐馆老板和市场拥有人不再把鲨鱼鱼鳍储存在公司地,而可能是藏于家中,这样执法者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无法进入私宅。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鱼翅市场变得极为隐蔽,想挖掘蛛丝马迹必须熟知其中的门道,显然我没有这样的条件。”O’Brien说道。

O’Brien的职责覆盖面非常广,包括监视非法象牙贸易、宠物贸易、药物用非法动物制品,以及日常地核查狩猎捕鱼执照等。所以每个月,他只能拿出两天时间来全身心地投入到鱼翅案件中。

“如果我能像鱼翅从业者那样天天专注于同一个领域,我肯定能深挖出很多违法者。”O’Brien叹息道。

还有一个使案情复杂的因素是,那些被指控销售鱼翅汤的餐厅老板会辩称销售的是仿制品,或者所用食材的鲨鱼种类并未列在禁令清单中。例如在纽约州,白斑角鲨和大星鲨就不在禁令清单中。生切过的鲨鱼鱼鳍有可能识别出鲨鱼种类,但一旦风干或泡入汤中就只能依赖DNA测试来断定它的种类了。

DNA断案

为了确认案件嫌疑人是否真的违法,当局必须建立有效的DNA检测机制,在收缴的鱼翅汤中找到真正属于禁令清单的鲨鱼食材。Ashley Spicer是来自加州鱼类与野生动物部野生动物鉴证实验室的测试分析员,她介绍道,盛在塑料外卖容器中的鱼翅汤和真空密封中冷藏的鲨鱼鱼鳍在DNA测试中大不相同。

Spicer亲身接触了加州2018年与鲨鱼有关的案件,一共有4个。其中两个与鱼翅有关,另外两个来自鲨鱼攻击事件和偷猎案件。结果,两个鱼翅案件共测试出20种鲨鱼鱼鳍。

加州当局对每一个鱼翅案件都尽心尽责,但需要测试的鱼翅样本数量就取决于多种因素了。例如,当某个案件嫌疑人仅仅供认了部分指控,那么当局就要考虑对其鱼翅样本进行DNA检测。

最近,德克萨斯州普莱诺市的一个案件证明了DNA检测的必要性,该州也颁布了鱼翅禁令。德州公园与野生动物部门的负责人Mike Stephens和一名同事着便衣到当地某餐厅请求看下特殊菜单,结果上面赫然写着“鱼翅汤”。

Stephens故意对鱼翅汤的食材真伪表示质疑,餐厅老板娘把他们带到冷冻间,那里堆放着至少6袋鲨鱼鱼鳍。餐厅老板Qi Zhou和老板娘丝毫没有怀疑两位“顾客”的身份,老板娘还说售卖鱼翅的餐厅远不止她一家,紧邻的超市都有鱼翅出售。

很快,Stephens及其同事步入旁边的“Tao家超市”,一番调查后发现,鲜鱼区的过道和储藏区里共有40只鲨鱼出售,尾鳍已被去除。

他们戴上橡胶手套以免污染证据,从两个发现区域取出样本,分别用容器封装,连夜送往北卡罗来纳州的某个实验室进行DNA检测。

然而,针对该超市的案件至今仍悬而未决;而隔壁餐厅的老板对销售鱼翅汤表示悔恨,付出罚金1美元。据Stephens介绍,法庭还要求餐厅老板向“动物福利协会”发起捐赠,然而总金额尚不足1000美元。

该协会称,在包括德克萨斯州在内的大多数州,因违法鱼翅禁令而判处监狱刑罚的案例极少,大多数情况下,初犯的监狱刑期都不会超过6个月。罚金也很少超过1000美元。相比之下,仅0.45公斤重的风干鱼翅都要价400美元,鱼翅汤的售价从50美元到200美元不同。

“因野生动物犯罪而判处入狱,这并非易事。”纽约州环保部环境犯罪调查局的负责人Jesse Paluch说道,“在纽约州,法官和公诉人见识过太多罪行,野生动物犯罪看起来就不那么起眼了。”

垃圾桶里的鱼鳍

1988年10月,Robert Hueter率领“莫特海洋实验室”的团队刚刚起步,他从同事那儿听说,佛罗里达走廊地带附近的一群渔民曾用鱼叉猎杀宽吻海豚,再用它们的血和肉制作捕杀鲨鱼的诱饵。这在当时直至现在都是违反1972年颁布的《海洋哺乳动物保护法》。这些渔民捕到鲨鱼后,生切鱼鳍,再将奄奄一息的鲨鱼丢入海中。

听到这事让Hueter一度难受至极。他当时尚未听说过生切鲨鱼鱼鳍这样的行为,所以他联系上《纽约时报》的记者Nelson Bryant,后者随后报道了这一爆炸性的新闻。如今,切割鲨鱼鱼鳍是很多纪录片、民众抗议和Facebook热点中的常见话题。

Hueter介绍,当时这些渔民为了鲨鱼鱼鳍杀害海豚的行为是违法的,但切割鱼鳍的行为却无人过问。“单就对鲨鱼的伤害行为来说,他们竟然是无罪的。”Hueter愤怒道。

从那时起,Hueter就开始为鲨鱼的命运声援。同时声称,全美范围的鱼翅禁令并不会扭转全世界鲨鱼的命运。

Heuter解释道:“推行鱼翅禁令的人们小看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以为在美国禁止鱼翅贸易就能拯救全世界的鲨鱼。这是把问题过分简单化,是歪曲的处理方式。”

Hueter说他当然反对切割鱼鳍和过度捕捞这样的行为,但觉得切割合法捕捞的死鲨鱼鱼鳍应该不算残忍;另外,禁止一道菜肴也不大可能杜绝切割鲨鱼鱼鳍这样的行为,毕竟美国水域早已禁止该行为。然而可以肯定的是,禁令势必导致死鲨鱼的鱼鳍被浪费了。

Heuter进一步解释道:“禁令将迫使渔民把鱼鳍丢入垃圾桶,这与我们所接受地最大化利用水产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我们从大海里收获渔产,可不想丢弃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加拿大西蒙菲莎大学温哥华分校的海洋保护生物学家、大热Twitter 账号@whysharksmatter 的主人David Shiffman认为,那些以其他形式食用鲨鱼肉的人没有理由去批评食用鱼翅汤的人。

“喝一碗鱼翅汤就要被咒骂,而吃一块烤灰鲭鲨肉排却相安无事。”他解释道,“身为致力于保护鲨鱼的生物学家,我觉得无论如何你都是在吃死去的鲨鱼。所以,我们是不是把鱼翅汤过于妖魔化了。”

为了替代全国性禁令,Hueter在2018年起草了《可持续性鲨鱼渔场与贸易行动》,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人Daniel Webster打算推进以此为主题的会议。Hueter介绍,该草案要求只能从特定国家进口鲨鱼生鲜,这些国家必须禁止切割鲨鱼鱼鳍,并真正推动鲨鱼保护事业。

但“动物福利协会”的海洋动物项目负责人Susan Millward坚持认为,全面禁令才是最棒的解决方案。

“即使你运作可持续的鱼翅贸易,那也必将演变成鱼鳍切割贸易。因为总有人会藐视法令的真正内涵,从而投机取巧。”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广告中,中国篮球明星姚明将盛有鱼翅汤的陶瓷碗推向桌子的另一边,旁边的水族箱里,电脑模拟的鲨鱼沉在水底流出血液。“记住,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姚明对着镜头说道。

2011年至今,中国消耗的鱼翅汤数量下降了80%,这一方面得益于国家禁止在政府宴会上提供该菜品;另一方面得益于包括姚明在内的许多名人的宣传,他们的受众非常庞大。

据2018年“野生动物救助”组织的报道,该组织于2006年在中国开展反鱼翅浪潮时,居然有75%的中国消费者都不知道鱼翅汤中的食材来自鲨鱼,还有不少人以为鲨鱼鱼鳍切掉后能再长出来。

很多环保人士相信,在美国推行提高意识形态的努力有助于抑制不合理的需求。Millward认为:“人们通常不太在意食材的来源。这或许与食材背景的认知情况有关,人们不清楚这些食材来自哪里、从鲜活动物着手的情况、以及后续一道道的加工步骤。这些动物死得非常痛苦,整个生态系统都受到严重影响。这到底是为什么?”

她的疑问又延伸出另一个问号:为什么是鱼翅?众所周知,鱼翅不会给菜肴增加任何味道,对健康也无益处;其次,它使得汤呈现出果冻状,其类似于面条般的口感完全可以用绿豆泥或甜瓜泥来仿制;另外,鲨鱼鱼鳍多含软骨,需要炖数个小时,甚至一整天方可使其软化。“何不用我的皮带煮上24小时,然后也能吃了。”Knights无奈道。

讽刺的是,和环保主义者的看法一样,厨师和很多消费者承认,鱼翅汤的味道都来自打底的鸡汤,跟鱼翅毫无关系。关于这一话题曾数次引发全世界范围内的大讨论,美国国会收到了无数信件,由此掀起了大规模的倡议活动。

国家地理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