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冲突事件两大疑点 中国泳协回应

33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中国游泳名将孙杨因与兴奋剂检测官员发生冲突引发媒体关注。随后,孙杨代理律师披露出对孙杨进行检测的“血检官”与“尿检官”二人与主检测官之间的神秘关系。

据中国官媒新华社北京时间1月27日报道,关于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对孙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面临终身禁赛的不实报道,孙杨依法委托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张起淮律师发表声明。

张起淮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指出,在孙杨兴奋剂检测的整个过程中存在的最关键问题是检测人员的资质,孙杨有权拒绝无效的检测,捍卫运动员的尊严和清白。

张起淮表示,国际泳联授权委托IDTM公司在中国境内进行兴奋剂检测。在2018年9月4日晚的检测中,IDTM公司派出一名主检测官,此人在2017年10月对孙杨进行兴奋剂检测时,当时就因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被孙杨投诉过。

这一次主检测官临时找了两个人分别担任“血检官”和“尿检官”,前来对孙杨进行检测。张起淮称,“由于‘血检官’和‘尿检官’的行为举止不符合日常兴奋剂检测人员的规范,孙杨对此提出了质疑,要求他们出示证件,结果他们没有IDTM公司出具的进行此次检查的授权委托书。”

张起淮还透漏出此三人之间的神秘关系,张起淮称,在三个人的检测小组中,只有主检测官出示了该公司的授权委托书,“另外两个人是临时找来的,没有经过培训”。“血检官”是主检测官朋友的朋友,没有职业护士执业证;“尿检官”是主检测官的高中同学,现场只提供本人身份证。这两人没有经过兴奋剂检测的培训,没有反兴奋剂检查官资格证明,更没有相应的授权委托文件。

另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尿检官”证实,自己和主检测官是高中同学,毕业12年来各自发展,基本没有联系。2018年9月4日晚,他是被电话临时叫过去帮忙。

随后,孙杨给中国国家游泳队领队打电话请示,并请来浙江游泳队队医,队医到场后与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进行电话联系。中国国家游泳队领队和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副主任与主检测官电话沟通几次,明确告知对方:你们要严格执行国际泳联反兴奋剂的规定,如果证件不齐全,兴奋剂检测人员的资质和程序存在问题,不能配合进行后续的检测。

据报道,张起淮在接受孙杨授权委托后,经过现场调查和取证,于2018年11月19日和孙杨本人、家人和证人出席了国际泳联针对此事在瑞士洛桑举行的听证会,但是IDTM公司的当事人全部没有出庭,主检测官在中国通过视频方式参与了听证,“血检官”和“尿检官”缺席。2019年1月3日,国际泳联做出裁决,认定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

此前据英国权威媒体《泰晤士报》当地时间1月27日发布报道称,在2018年年底中国游泳冠军孙杨与反兴奋剂检测员发生冲突,其保安利用锤子砸碎装有检测血液的密封瓶子,此举或将导致孙杨将面临终生禁赛。

随后,孙杨于1月27日下午通过律师发布声明,1月3日,国际泳联已做出裁决,认定孙杨不存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的行为。

1月27日,中国游泳协会发布声明予以回应。 中国游泳协会称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FINA DOPING PANEL)认定,孙杨没有违反国际泳联(FINA)有关反兴奋剂规定。同时中国游泳协会表示对兴奋剂问题持零容忍态度,也将继续加强反兴奋剂工作,严格遵守反兴奋剂规定。

孙杨冲突事件两大疑点:谁进行的兴奋剂检查?

据英国权威媒体《泰晤士报》今天消息,去年孙杨与反兴奋剂检测人员发生冲突,其保安利用锤子砸碎装有检测血液的密封瓶子,此举或将导致孙杨将面临终生禁赛。

目前,不论是孙杨本人、国际泳联,还是中国游泳中心均未做出正式回应。关于运动员接受兴奋剂检查的相关问题,引发了大家的关注和讨论。

比如,文中提到的“孙杨对检测人员身份质疑”,“孙杨的队医巴震询问护士取血的资格”,以及国际泳联在听证会上接受了孙杨方面提出的“护士文书工作不充分”说法。

那么,问题来了:第一,是谁对孙杨进行了兴奋剂检查,国内还是国外组织?第二,在运动员接受兴奋剂检查前,如果对相关检测人员的身份提出质疑,他应当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

第一个问题的回答,可以从外电报道中得知。去年9月4日对孙杨进行兴奋剂检查的是IDTM ,全称为“organisation responsible for conducting out-of-competition dope tests around the world”,即“负责在全世界范围内指导进行赛外兴奋剂检测的组织”。

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可以从中国反兴奋剂中心官网登出的《兴奋剂检查流程》中得到解释。在“样本采集”环节,“兴奋剂检查官(以下简称检查官)或陪护员在事先无通知的情况下找到运动员,并通知运动员接受兴奋剂检查。检查官通知时应出示有效证件和授权书。”

结合本事件,可以看到当晚孙杨对前来进行兴奋剂检查的IDTM工作人员身份存疑。首先这是合理的要求,应该被对方满足;其次,对方应当出示相关有效证件和授权书。

只是,如果运动员无法进一步核实这些资料,是否还有其他方式?以及事情如何从合理怀疑,升级到了“抢夺撕毁检测报告”、“锤毁血检样本”,还需要进一步了解。

孙杨对抗药检+砸碎血样 中国泳协回应

北京时间1月27日,针对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对孙杨违反《世界反兴奋剂条例》面临终身禁赛的不实报道,中国游泳协会在官方网站上发布声明:

全文如下:

中国游泳协会今天从有关媒体的报道中得知关于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的报道,我们认为其报道是不符合事实的。

孙杨在2018年9月接受国际泳联(FINA)授权的兴奋剂检查样本采集机构,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的赛外检查时,因IDTM的兴奋剂检查人员不能提供合法的兴奋剂检查官证件和护士执业证,违反了国际泳联反兴奋剂规则及相关国际标准,运动员认为本次检查是非法和无效的,从而导致本次检查无法完成。

国际泳联就此开展调查后,中国游泳协会本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要求孙杨积极配合调查,客观真实反应当时情况。目前,依据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FINA DOPING PANEL)决定,认定运动员没有违反FINA有关反兴奋剂规则。

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关于这一案件做出的决定中明确说明:“IDTM在2018年9月4日执行的兴奋剂检查是无效的。”(As a result, the sample collection session initiated by IDTM on September 4, 2018, is invalid and void.)”,“孙杨先生没有违反国际泳联反兴奋剂规则第2.3条或2.5条规定。”(Mr.Sun Yang did not commit an anti-doping rule violation under FINA DC 2.3 or FINA DC 2.5.

中国游泳协会一贯坚持反兴奋剂的坚定立场,对兴奋剂问题持零容忍态度,协会也将继续加强反兴奋剂工作,严格遵守反兴奋剂规定。

背景报道:

当地时间1月27日,《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Olympic champion Sun Yang abuses drug testers》的文章,文章称:世界自由泳名将孙杨在兴奋剂检测中与检测人员发生冲突,并让安保人员用锤子砸随已密封的血液样本瓶,这一行为或者让他面临终身禁赛。

文章全文称:孙杨是目前唯一一位在奥运会上拿到过200米、400米和1500米自由泳三枚金牌的选手。2018年9月4日,孙杨错过了一次赛外飞行药检。孙杨和队医巴震此前都有兴奋剂违规的禁赛历史。反兴奋剂律师团一聆讯报告中称此行为无疑是对孙杨整个运动生涯“巨大而愚蠢的赌博”。

据报道,负责赛外飞行药检机构的工作人员抵达孙杨的位于浙江的家中执行药检,孙杨却不在家,工作人员被要求在外面等了将近一个小时。药检工作人员拍照证明他们在孙杨自己选择的检测时间段(晚上10点到11点)到过现场。

孙杨十一点之后才回到家中,尽管一位护士在孙杨家旁的一家俱乐部会所提取了他的血样,但当药检人员出示证件要求见证孙杨留取尿样时,遭到孙杨的拒绝,孙杨称这不足以证明该药检人员是检测小组的正式成员。

孙杨没有为药检人员提供尿液样本,而且他曾多次在无人陪同的情况离开检测室去排尿,这显然违反了兴奋剂检测的规定。

随着冲突的升级,孙杨的母亲杨明称她有警察联络人可以来核实在场药检人员的身份。据称巴震在凌晨一点来到现场,并质疑那位护士是否有资质来采血样。

当时的目击者称,孙杨的母亲指示一名保安人员找来锤子来销毁血样。砸了第一瓶血样。为了支持他们质疑护士检测资质的说法,孙杨的队医巴震联系了他在医院的同事韩兆奇医生,韩医生同时也是浙江省反兴奋剂中心主任。虽然没有在事发现场,但韩兆奇告诉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小组,提取血样的护士的证明文件不充分,反兴奋剂小组当时也接受了这样的说法,在他们的报告中写到“真相永远无法被探知”。

不过IDTM方面还是向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上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要求更多地了解这一“难以置信和不可接受”的特殊事件。

当时在孙杨家旁的会所,因尿样收集工作屡次未能进行,IDTM的检测官给位于瑞典的总部打了多次电话寻求指示,在她打电话时,她听到了玻璃破碎的声音,随后就发现孙杨和他的保安人员把血样瓶砸毁了。检测官拒绝了孙杨一方要求其交出第二瓶血样的要求,并开始写报告。孙杨随后抢走并撕毁了检测官写的报告。孙杨和他的团队都被告知这样的行为可导致兴奋剂违规。争端一直持续到凌晨3:15,最后孙杨的母亲拿走了所有药检材料并离开了会所。

虽然这一事件还有待进一步调查,但反兴奋剂小组还是给了孙杨一系列的警告。反兴奋剂专家组认为,孙杨引发的争议和所处的立场都是“毫无根据和无效的”,他这次逃避反兴奋剂检测是一件非常危险的擦边球事件。到目前为止,国际泳联和IDTM(赛外药检机构)尚未对此事作出回应。

但据知情人透露,中国游泳协会和国际泳联会尽快对此事作出回应。今年一月,国际泳联已经作出过处理决定,当时认为,责任不在孙杨。针对国际泳联的处理决定,WADA已在上诉期内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了上诉。

 

 

 

 

综合新闻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