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争议落定 中国年改叫农历年

27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Dawes Point, Sydney – 29th January 2019. Sydney Lunar Festival Media Call. Sydney dance school ‘Dancekool’ will have roving pigs street entertainment for Sydney Lunar Festival 2019.

悉尼舞蹈学校 ‘Dancekool’ 在悉尼农历节媒体启动仪式上表演。

随着悉尼正式将其年度中国新年(Chinese New Year)庆祝活动改称农历新年(Lunar New Year),多年来围绕这个中国、越南、韩国和其他亚裔社区都庆祝的最重要的文化日子的名称的争议尘埃落定。

根据悉尼市发言人的说法,最新的改动旨在进一步“扩大”其中国新年庆祝——这些活动已经从22年前的社区活动,发展成为亚洲以外最大规模的农历新年庆典。

“悉尼农历节包括所有社区和文化,无论他们是否使用农历,并为活动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新的机会,”该发言人告诉《澳大利亚人报》

星期一,悉尼市市长Clover Moore在启动据称本市史上最大的农历新年庆祝活动时,宣布了一系列“适合所有人,令人兴奋的活动”,今年的活动预计将于2月1日至10日期间吸引130多万游客。

这次改名发生在Ryde和Georges River (其中包括Hurstville和Kogarah等地区)等地方议会采用了更为中立的“农历新年”代替“中国新年”的叫法,以及一些非华人社区的成员公开呼吁改名之后。

悉尼男子Anthony Ngo曾在2015年发起在线请愿要求停止“中国新年”的叫法,吸引了近2000人签名,当时他表示“选择推广一个更占主要地位的(社区文化)并假设他们都是相同的”是不对的。在该请愿页面的最新更新中,他对这一决定表示欢迎,并称期待以“团结的方式”庆祝这一盛事。

悉尼美食博主Thang Ngo也对这一改变表示欢迎,称这是件“包容性的好事。”Ngo先生曾于2013年向Moore市长发公开信,要求重新命名该活动,当时他被告知“该活动的名称具有历史意义,反映它源于华人社区”。

悉尼市长Clover Moore, 市议员 Robert Kok, Surf Life Saving新州总裁Steven Pearce和悉尼农历节策划人Valerie Khoo.

悉尼市政府表示,该决定是在与“社区众多领袖”进行协商后作出的,其中包括中国驻悉尼总领事馆的文化参赞和中国文化中心。中国文化中心拒绝作评论。

来自澳洲华人历史学会的刘瑞馨(Daphne Lowe Kelley)说,虽然她知道华人社区里有一些人对改名不太满意,但她则从积极角度看待这件事。

“我们应该采取更宽广的观点。对于那些不知道农历年或节日是什么的人,希望他们也会因此学习,’哦,好吧,那是因为像华人和其他社区的人以前使用农历,而不是我们今天使用的公历,”刘女士告诉《澳大利亚人报》

“如果你让来自更广泛的澳大利亚社区的人们参与进来,参加活动并多了解点亚洲文化,我会说这也是一件好事。” 她说:

今年重新命名后的农历节将包括 备受青睐的农历花灯会(Lunar Lanterns exhibition)、本土亚裔多民族文艺表演、唐人街贺岁庆祝活动、龙舟竞渡、美食饕餮、南狮北舞,以及最多人吃饺子的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挑战。

今年也是因为市区的轻轨建设导致悉尼标志性的中国新年游行被取消的第四年——在过去,中国政府曾每年派出数百名来自不同省份的表演者参加游行。

根据悉尼市政府发言人的说法,等轻轨建设完成,并经过与新南威尔士州交通局的磋商后,活动组织者将重新审视未来举行游行的可能性。

随着澳大利亚正在迎来猪年——大年初一是西历的2019年2月5日——这场关于命名的争论现在似乎得到解决,但它可能仍会在几年内再生问题,因为2023年对于华人来说是兔年,而对于越南人来说则是猫年

 

 

 

The Australian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