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澳时代“隐藏人物”:一位华人女子的一生

20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历史洪流下多的是Hop Lin Jong这样的普通女人,乍看起来更像是时代塑造的产物而非时代的塑造者,要不是她的次女Ruby在1925年被谋杀引发轰动,也许Hop Lin Jong的一辈子会像水一样无声淌过……

历史上有很多“隐藏的女性”,她们原本理应跟男性一样被铭记。

有一些女性确实做到了,有一部美国电影《隐藏人物( Hidden Figures)》,一群非裔美国女性在上世纪中叶种族隔离犹存的美国,依靠学识和品德战胜偏见、收获尊重。

更多情况下,历史洪流下多的是普通女人,乍看起来更像是时代塑造的产物而非时代的塑造者。

Hop Lin Jong就是其中一个,她是在19、20世纪之交来到澳大利亚的早期华人中的一位,她身上的唯一亮点是中国人的身份。

如果不是她的女儿Ruby在1925年被谋杀,也许Hop Lin Jong的一辈子会像水一样无声淌过。

90年前杀妻案

那是震惊西澳的一桩谋杀案,如果你还记得近些年同样发生在西澳的珀斯华裔女行李箱藏尸案,那么大概可以想象那桩发生在90多年的谋杀案有多蹊跷。

1925年7月13日,Hop Lin Jong正在店里工作时,次女Ruby敲门而入并留下了房子的钥匙给她。

当晚,Ruby迟迟未归,Hop Lin Jong突然意识可能发生了不测。三天后,她去报了警;一周后,从弗里曼特尔的港口打捞出了Ruby的尸体。

在接下来的死因调查中,Ruby的丈夫Leong Yen因杀妻罪名被捕,随之被曝光的是这个澳洲华裔家庭的诸多生活细节。

The family of Hop Lin Jong, far left, at the wedding of her daughter, Ruby (third from right) in 1924.

The family of Hop Lin Jong, far left, at the wedding of her daughter, Ruby (third from right) in 1924.

当时的报纸报道得非常详细,几乎逐字还原证据,案子审判期间,庭内人山人海,其中女性围观者的比例很高。

从法庭记录中,我们了解到这些碎片信息:当地一位华人药剂师George Way曾担任Ruby这段婚姻的媒人;Leong和Ruby夫妇在1924年结婚后与Jong生活在一起;后来Jong把Leong赶出家门……

而法医报告显示,这对新婚夫妇并未同房, Leong甚至表示两人从未在一个房间过夜——男性垄断的陪审团也因这一点而对Leong深感同情,并建议宽大处理。

最终Leong被判两年苦役,刑满后被驱逐出境。

Coverage of Ruby Yen’s murder in the Sunday Times Magazine in 1941.

Coverage of Ruby Yen’s murder in the Sunday Times Magazine in 1941.

20世纪初西澳华人日常

在新闻的喧嚣之外,没有人记录作为死者母亲的Jong的观点,当时的报纸描述了她出庭的情形,那个瘦弱的女人,沉浸于深深的悲痛中,轻轻地哭泣”。

毕竟,她只是一个五英尺高的女人,比她的任何一个孩子看起来都要矮小。

但因为这场悲剧,Jong被历史记录,作为早期来澳的华人女性被人追根溯源去研究。

根据移民记录,Hop Lin Jong出生在广州,但她搭乘的是S.S. Australind号蒸汽轮船,从新加坡出发来的澳大利亚。

当时的新加坡是人口的贩卖中心,成为中国华南地区农村与世界相连结,而Hop Lin Jong可能经历了这些交易中的一笔。

她的出生年月不太确定,大致可以推断出她从弗里曼特尔港登陆澳洲时约15-17岁,抵澳后她便嫁给了一名叫做James Lee Wood的屠夫兼商人。

Jong来澳时正逢白澳政策兴起,当时在珀斯的中国女性很少,1901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当年整个西澳仅有18名中国籍女性。

珀斯的华人社区主要集中在Northbridge的詹姆斯街,中华会馆在1909年始建时便在这条街上,而Jong丈夫的肉店正在同一幢楼的底层。

看得出褶边一定是当时风靡一时的潮流,在Jong的一张家庭照中,大女儿Mary、小女儿Ruby都穿着荷叶边裙子和小靴子——这是她5个孩子中的2个,1902-1910年期间,Jong共生了5个孩子。

Lin was a seamstress, and took in sewing.

Lin was a seamstress, and took in sewing.

Jong的职业是裁缝,而且可能还把技艺传授给了Ruby。

然而,Jong的婚姻并不快乐,到20世纪20年代,她和丈夫分居,但作为一个经济和社会意义上的单元,这个家庭外表看起来是完好无损的。

在1922年Mary与当地商人Timothy Chiew结婚、1924年Ruby与新移民Leong Yen结婚时,这对父母都同时到场。

Jong的后半生

正如今天的很多爆炸性新闻难以葆有持续的震撼性,1925年杀妻案在时间冲击下渐渐归入故纸堆。失去爱女的Jong的生活仍在继续,根据她的孙子Bill Chiew的说法,她一直拼命工作。

她几乎目不识丁,但出人意料,她的英语口语非常好——可能是因为她一直在照顾孙辈,因此提高了口语。

随着二战爆发,Jong的最小的儿子威廉参军。在战后,这个华裔家庭享有了向上流动的可能性——孙女艾琳于1952年大学毕业,到1970年Jong去世时,白澳政策实际上已经被终结——对于很多像Jong一样的人,已经开始有机会入籍、成为正式的澳洲公民。

Hop Lin Jong, seen here in 1948, was born in Guangzhou and arrived in Australia on the S.S. Australind.

Hop Lin Jong, seen here in 1948, was born in Guangzhou and arrived in Australia on the S.S. Australind.

Jong在公共记录中能找到的最后一张照片是在1948年的一张居住身份更新申请表上,她看起来跟战后其他衣着普通的女性并无二致——穿一件纽扣开衫式连衣裙,头发中分两侧盘起。

她出生在广州,她的国籍是中国,在那个时代,她以中国公民身份在珀斯一直生活了近五十年

 

 

 

SBS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