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特金会”面面观

26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月19日美国白宫宣布,第二次特朗普-金正恩峰会将在2月底之前举行,地点“很可能在越南河内”

“吞吞吐吐”的宣布

1月19日当天白宫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和国务院发言人帕拉迪诺(Robert Palladino)均证实了这一消息。

两人均表示,“总统期待晚些时候宣布与金正恩会晤的时间地点”,也就是说,“特金会”还存在许多变数。、

去年6月12日,特朗普(Donald Trump)和金正恩在新加坡举行了美朝最高领导人间第一次首脑峰会,双方随即象征性地宣布“达成在朝鲜半岛推动无核化进程的一致意见”。帕拉迪诺称,第二次“特金会”将将就落实新加坡峰会达成的无核化“进展”展开“讨论”。、

此次宣布的第二次“特金会”消息缺乏诸如确切时间、地点、议程等关键“要素”,且宣布前的氛围颇不寻常。

1月16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曾召集大使在国务院开会,会上承认“美朝谈判陷入僵局”,称“仍在等待朝鲜采取具体弃核措施”;1月18日,特朗普却和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会晤了到访的金正恩(Kim Jong Un)特使金永哲(Kim Yong Chul),随后便出现了上述“没头没尾”的峰会消息。

更耐人寻味的,是仅隔两天,分量颇重的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就抛出了一份怎么看都像是在给“特金会”拆台的重量级报告

CSIS的报告

这份报告的领先者是帕拉雷尔(Beyond Parallel),执笔人中包括乔治敦大学教授、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车维德(Victor Cha),此人不仅是北美圈内资深朝鲜问题专家,而且曾在特朗普上任之初被提名出任美国驻韩国大使,结果经过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博弈后居然又神奇出局了。

去年11月,该团队曾曝料“阶段性成果”,称在朝鲜境内存在“多达20个以上未经公开的导弹基地”,认为朝鲜“并没有按照‘特金会’共识弃核的诚意”,但并未引起广泛关注。此次他们宣布,根据去年底卫星图片研判,发现了朝鲜“隐瞒核与导弹武器发展的证据”。

报告称,他们“在朝鲜发现一个秘密弹道导弹基地Sino-ri,这是平壤多达20个以上未公开导弹基地之一”,“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些未披露过的弹道导弹基地会成为无核化谈判的一部分”。

这个基地据称位于非军事区以北约130英里,是朝鲜人民军战略导弹旅的总部所在地。2018年12月27日卫星照片显示该基地有地下掩体、硬化遮蔽物和地下指挥部入口,入口处建设了石和土质掩体,以保护指挥部免收炮火和空袭,基地面积不到7平方英里。报告称该基地是朝鲜最早的基地之一,建成于50年代末或60年代初,最初是炮兵军官学校,本世纪初成为弹道导弹学校,附近有Sobaek-suAcademy和Myodu-san培训区,可以培养弹道导弹技术人才,“至今仍在活动”,这里的弹道导弹“可以打到韩国、日本,甚至关岛”。

对此,美国官方迄今拒绝作出任何评论。

有人期待有人拆台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对特朗普此时此刻推动第二次“特金会”的动机,美国朝野有很多猜测和质疑。

一些分析家认为,因和国会的边境墙争议停摆,中美贸易谈判也并无任何实质性突破,这可能促使特朗普急于达成一些醒目的协议,从而不顾一切地对金正恩妥协。

布鲁金斯学院(BrookingsInstitution)智库高级研究员,前中情局官员朴正铉(Jung Pak)称,朝鲜对既定目标十分执着,而美国立场则一再变化,特朗普上任之初的强硬言论早已不再被提及。去年6月特金会以来特朗普曾多次夸奖金正恩,甚至说朝鲜“不再构成核威胁”,美国政府官员坚称谈判“取得进展”,理由是半岛局势有所缓和,朝鲜自谈判开始以来未再进行任何导弹和核试验。对此共和党鹰派人士不以为然,他们指出特朗普在伊朗核问题上所反对的做法,自己却在朝核问题上乐此不疲,他们担心特朗普“太过天真”,急于和金正恩达成协议,以至于在未得到朝方任何具体让步的情况下妥协。

CSIS报告执笔人之一车维德则称,朝鲜不会就未披露的东西和人谈判,因此“他们看上去正在玩游戏,即便达成协议也仍然会设法保留核能力”。他扬言“在美国几乎找不到任何人真的相信朝鲜会无核化”

耐人寻味的是,在“特金会”和美朝缓和问题上,特朗普的阻力不仅来自对立的民主党人,也来自共和党甚至政府内的许多人——毋宁说后者施加的压力更大,而美国在东亚的盟友也并不安心。

一位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美国许多官员和地区盟友非常担心,特朗普在第二次特金会上让步太多,特别是在他宣布美国从叙利亚撤军后担心更甚,“日本人尤其紧张”。日前韩国总统文在寅曾多次表示,即便南北统一“美军也需要待在朝鲜半岛”,这反映出韩国方面在担心特朗普“让步过多”问题上,和近期“对掐得厉害”的日本也未遑多让。

对此塔夫茨大学韩国研究教授李晟允(Sung-Yoon Lee)称,任何实质性协议都必须以行动为基础,通过核查而非纸面上的让步来实施。但金正恩“可能期待更多回馈,而非仅仅放松制裁”。

《时代》杂志分析指出,朝鲜希望成为第二个越南,即“和美国斗争后取得美方关照的国家”。关于无核化,特朗普要求朝鲜提供更多“干货”,迄今他的收获包括释放了3名美国公民,归还了一些找到的朝鲜战争美方军人遗体,摧毁了一个疑似报废的核试验场,但“金正恩的导弹和核计划似乎有增无减”。分析认为,“理想情况下下一步应该让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员返回那些已公布的核地点,并制定一个有约束力的拆除计划,换取分阶段撤销制裁”。但分析指出,随着中朝关系回暖和美中贸易战打响,中国对朝制裁“已越来越不可靠”,且金正恩也担心过于开放和获得过多国外救济,会让朝鲜重蹈东德被西德吞并的覆辙,“他宁可做越南”。金正恩希望达成一项正式的朝鲜半岛和平协议,结束战争状态,但这样会削弱在韩国和日本驻扎美军的正当性,这两国驻扎了2.85万和5万美军,如果撤走韩国会很危险。政治风险公司ParkStrategies高级副总裁、前美国外交官金恩(Sean King)担心金正恩会试图以撤销据称能打到美国的弹道导弹,换取美国从韩国撤走战略资产和驻军,有消息称去年5月特朗普曾下令国防部“准备在韩撤军的选择”。

但也有不同意见。

1月21日,彭博社编委会发表社论,呼吁“不要放弃这次达成妥协的机会”。

社论认为,此次峰会并不轻松,因为美国国内和韩日盟友唯恐妥协会损害其安全利益,韩日关系目前十分紧张,中国因中美贸易战而不再像过去那样乐意配合。

不仅如此,要达成有实际意义的协议,“肯定需要双方作出明智的妥协,需要美中俄韩日各国间密切协同,需要外交人员的勤奋努力——但特朗普本人偏偏经常对此表示蔑视”。

社论建议将谈判一分为二,一个侧重于谈判和平条约,另一个侧重于谈判无核化,“或许柳暗花明,抑未可知”。

 

 

 

陶短房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