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向墨接受中国官媒采访

31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黄向墨 2016年在悉尼歌剧院前 Picture Renee Nowytarger / The Australian

在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中英文网站刊登的对黄先生的采访长文中,黄详尽回答了记者提出的十个问题,谈到他的家庭,生意,他在“促统事业”上所做的事情,他对澳大利亚政党的捐款,也谈到了澳大利亚最近对他的签证决定和他对澳中关系的看法。

黄先生认为,中澳关系近年来“磕磕绊绊”,根本原因是在新的国际关系下,“澳大利亚还没有找到最能符合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定位”。

“澳大利亚的历史,决定了其有着“巨婴”的先天特性,这是客观事实,不必自卑,“黄对该报表示。

上周,澳大利亚政府证实拒绝了黄向墨的入籍申请并取消了他的永久居留签证。该决定导致黄滞留海外,无法返回澳洲。

黄表示,澳大利亚安全情报机构对他给出的理由一个是他担任过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会长,以及还担任着大洋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联盟的主席;第二个是说他有商业关系及亲属关系在中国。

这名中国商人的名字于2017年频繁见诸报端,因为他的公司为当时的联邦参议员Sam Dastyari支付了个人法律费用,后者还站在他身旁出席中文媒体会并支持北京在南中国海的立场,与工党的立场相矛盾。但是黄一直以来否认关于他与共产党有关联的指陈。

在最新的采访中,黄表示他”搞不懂“为何ASIO将他”推动中国和平统一的言行,等同于危害澳大利亚国家安全“,并称自己”完全符合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及法律“。

他还认为他的案宗情况被泄露给媒体是违反了隐私法,应该彻查,并借用中国古话:“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同样的风险,当然也会降落到任何一个华人、乃至其他族裔的任何人的头上”。

黄说自己“对政治信仰没有兴趣”,重申他的捐款“是应政党和政治人物的要求而捐献的”。

自由党和工党日前已经确认他们不会退还黄过去作出的超过200万的政治捐款 。

黄先生还称,他“在全球都有投资”,并已把澳洲玉湖的生意传给儿子黄基铨,最新的事件对他的生意的影响“没有对家庭生活影响那么大”——他的全家三代人已移居澳洲七年,除了他,“全家都是澳大利亚公民”,他十分惦念在澳大利亚出生的外孙女。

至于他的事”是否会成为澳大利亚在对待华人影响力方面的一个分水岭”,黄向墨认为现在言之过早,并相信“真相大白之日,澳大利亚某些机构需要对我说声抱歉”。

 

 

 

 

The Australian

 

分享: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华厦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